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同龄人都成了“拆二代",我做健身直播寻找财务自由

2020-10-27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购物、外卖、学习、办公…互联网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,让人们的衣食住行都能在线完成。健身也不例外。这......
金融科技培训机构   http://www.cgftedu.com

购物、外卖、学习、办公…互联网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,让人们的衣食住行都能在线完成。

健身也不例外。

这项依赖线下器材、教练一对一指导、个人自制力的活动,如今也有了在线学习的可能。

今年2月,在疫情最焦灼的时候,Keep将健身房搬到了直播间,让专业教练推出线上健身课程。

只要有网络,哪里都可以自律。只要安装了Keep,锻炼可以随时开始。

那么,成为一名在线教练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无法对学员进行手把手的教学,他们能调动起每个人的健身热情吗?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在Keep上直播健身的教练,他们之中:

有人是生物学硕士毕业,却阴差阳错入了健身圈,并成为了直播课里最火的教练;

有人做过郭碧婷、李佳航的教练,上过综艺,却不觉名声重要,人生信条只是做好手边的事;

有人做教练13年,见证过穿白背心大裤衩健身的年代,现在和儿子一起开直播,培养出了一个“助理小教练”;

有人退伍后发现身边都是“拆二代”,被迫北漂做教练,最后却有了财务自由的梦想。

以下是他们真实的故事:

文 | 小北

编辑 | 万芳

生物学硕士毕业的健身教练

找到自己的热爱,才能再谈坚持

孙楠 29岁 从事健身行业4年

90后毕业迷茫真的是常态。

2015年,我硕士毕业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眼看朋友找好了工作,只好随大流地找工作。

我学的是生物工程,所以找了一个比较对口的生物类的技术销售工作,负责抗体药前端研发。

但做着做着,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我最初的想法就是找个生物的工作试试,但每天坐班、回家继续加班,感觉生活非常煎熬。

那个时候,唯一让我觉得快乐的就是健身。

当时,我每天会花一个半小时锻炼,也常给周围的朋友分享健身的内容。他们觉得很有用,我就会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。

2016年10月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我拿到了健身房的offer——那是一家我蛮喜欢的私教工作室。

当时我就想:我要去这里!

就这样,开始以“教练”的身份,开启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。

当然,我也经历了从一窍不通到慢慢摸索出门路的漫长过程。

最开始,我经常困惑:健身的动作都是些什么原理?某个动作为什么效果不明显?

除了问身边做教练的朋友,我也会到处找资料,搜索分析一些问题和答案,尝试着自己融合进教学。

慢慢地,随着接触的客户越来越多,我也慢慢探索出自己的一套方法论。

2018年的时候,我去考了ACE(私教国际认证之一,全球通行,应用认可率在私教认证中最高),算是基本在行业里立住了。

当人能忠于自我,做想做的事时,整个人的状态都会不一样。做了两年半私教后,我又开始设计线下团操。

正好今年直播大火,我就把教学的地点也搬到了Keep的直播课上。

孙楠在Keep上的直播课程

我发现,直播和线下课太不一样了!

训练的人可分成三类:视觉型、听觉型、触觉型。

视觉型学员看你动作示范,就知道这个动作到底是哪里在发力。

这样的学员,给到训练方案就能完全做出来。所以,他们线上线下的训练都OK。

听觉型学员不看动作,靠口令引导。只要给他语音指导,告诉他什么地方发力,他也能做到,同样也能顺利迁移到线上。

比较麻烦的是触觉型学员——这类学员一定要教练用手辅助告诉他哪里发力,他才能感知到。

这种是线上授课最难的,但也是健身小白们最容易出现的问题。

孙楠在Keep上的直播课程

然而线上授课的直播间就有很多健身小白,没办法用看和听感受发力点。

我只能尽可能地把容易出错的动作用慢动作示范,好让他们不至于练错。

有时我也会增加互动,问他们:练的时候,腰、膝盖、脚踝有没有疼痛,感受发力是否存在问题。

我也会告诉他们平时日常生活中要注意些什么,希望他们听了我的课后,生活得更健康一点。

孙楠在Keep上的直播课程

从线下转到线上,要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真的非常多。不过,直播教学还是很让人上瘾的。

我本身是个很爱表达的人,很愿意分享健身知识。直播正好给了我这样一个表达和分享的途径。

哪怕在一线城市,你有可能花了很多钱,依然找不到靠谱的教练和健身房。有些人甚至到现在还觉得:减肥就是少吃多动。

我希望通过直播,可以把正确的观点传递给更多人,让大家都健康、专业地运动,这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6岁儿子成为教练助理

我带着儿子一起给学员上直播课

王鹏 35岁 教练13年

我算是健身行业的“老人”了。

2007年我刚入行,当时健身行业刚起步,也没有私人教练这一说。

普通人健身大多是随便找楼下的健身房锻炼,看到谁肌肉最大,就咨询一下那个人健身的方法。

在老家青岛,大部分人就穿个白色紧身背心、黑色紧身裤,踩着一双舞蹈鞋,都觉得这样最专业。

和现在对比一下,这个装扮还蛮“死亡”的。

王鹏在给学员上课

现在,我们全家都从事健身相关方面工作。

我老婆是游泳运动员,我儿子从小就在游泳池旁边看妈妈游泳,学着踹胳膊踹腿。

4岁不到,他就能跳进游泳池自己游了。

王鹏和儿子在家里锻炼

今年疫情,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家里宅着无聊。

同期,Keep推出了直播课程,我就想可以带着儿子在家里一起给人直播上课,就拉着他做我的直播小助理。

Keep的直播课程需要驻播8天,所以每次搏击课直播前,我都会带着儿子一起排练一遍。

最好玩的是,他喜欢模仿我喊口号,在我训练的时候在旁边大声喊,“还有几次?四三二一!”

他还喜欢在直播间跟大家互动,激情满满地问:“你们准备好了没有?”

后来,连观众都特别期待我儿子直播,每次进直播间都要问我,“你的助理小教练在哪里?”

王鹏和儿子在家里锻炼

而且,我和儿子一起直播也会减少我的紧张感,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和对方的互动上,而不是一个人面对空镜。

每次直播,看到有其他小朋友参与,我儿子也会被激起胜负心。

这时,我就会给他设定一些目标,比如玩双手抓单双杠、完成引体向上、左右移动之类的。

他虽然觉得累,但一想到可以和屏幕前别的小朋友显摆一下自己,就会很开心。

别看他小,他比我还注重自己的形象了——每次直播他都会在戴发带,说这样会帅一点。

王鹏和儿子一起在给Keep学员上课

有了疫情期和儿子一起做直播的经历,后来我也顺利入职了Keep,现在是一名职业运动主播。

互联网公司和传统健身房不同,有更全面的数据跟踪、分析,可以根据学员的反馈来优化主播们的课程内容。

这和以前我在线下教学完全不一样。在线下健身房,教练上完课就走了,也没有这么成系统的评价体系。

但线上教学,有了这些标准和评价体系,就会促进教练们上完课之后多想一想:

课程的完课率可不可以再高一点?怎么通过动作、音乐的选择,刺激学员们再多学一点?

这样也能促进很多健身小白坚持锻炼,他们会觉得你不是随便教几个动作,而是真的在关注他们的需求。

曾有个学员,每天上我的直播课时,她7岁儿子和4岁女儿也吵着要一起上。

还有个学员,因为怕在家里锻炼声音大,就带着iPad去小区广场上学。没想到,很快周围的阿姨都不跳广场舞,跑来跟她一起看我的直播课锻炼。

在Keep平台上粉丝也越来越多,从0到目前10万粉丝,也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。这种受到认可的感觉,真的很好。

对我自己来说,我曾开过线下店、也做过一些其他平台的线上课程,但现在真的很期待自己在Keep的直播上可以走到更远。

在这里,不仅能够辐射到更多热爱运动的人,也能够帮助我积累流量,塑造个人品牌。

当我真的能在直播健身有了一定名气,未来也能够有更多可能性。

退伍后身边都是“拆二代”

北漂做教练后我也敢梦想财富自由

龙超 31岁 教练3年

我当过五年兵,退伍后回到老家的国企上班,结果却被同事们给“狠狠打击”。

那几年,老家有很多房屋拆迁,结果公司里有不少同事就成了“拆二代”。

一开始我觉得也没什么,后来发现大家的财产水平和对生活的预期都不同。

我不喜欢老家的氛围,就直接“北漂”了。

退伍军人有不少都选择做健身教练。我来北京时,恰逢Keep做了自己的线下店——Keepland,我就成为了他们的第一批教练。

龙超在Keepland给学员上课

从2018年做到现在,我感觉自己已经和传统健身房的教练十分不同:

大部分健身房都倾向于选择形体练得特别好、甚至有些比例失调的人做教练。

但我觉得,健身的意义是让普通人能够通过稳定、专业的训练让身体更健康,不需要刻意去追求形体上的造型,而是应该让人们的生活更健康。

所以我训练的风格大多比较直接,不会刻意说一些专业术语,而是尽量让每个人理解自己锻炼的理由和动机,再去感受每个动作的发力。

大概就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朴实,很快就有一批稳定找我锻炼的线下用户。

今年,我在Keep上推出了动感单车的直播课,就有不少线下的用户来捧场。

龙超的Keep直播课

线下和线上差别是很大的。

大家都隔着屏幕,对很多动作没有直观感受,这就让我必须在授课时做一些信息传递、技巧等方面的调整,从而更好地调动起用户的情绪和动力。

我习惯每次线上课都做一点小变化,新鲜的内容和上课方式会让大家觉得:这个教练有意思。

我本身不是一个特别幽默的人,但是为了让大家上课时更有参与感,我也常会在网上找一些段子,在上课的时候调节一下气氛。

训练本身就是一件反人性的事,人性会习惯于懒惰和省力,但锻炼却要求自律和持续地运动。

另一方面,在初期阶段,直播间的用户和线下买了私教课的用户相比,又是零散的、随机的,他们可能今天想锻炼了,就进来看看,明天想偷懒了,就懈怠了。

这种时候,就更需要主播有能力把他们留下来,至少带着他们先练完一节课。

一方面不至于中途退出浪费钱,另一方面也真正能体验到完整训练的效果。

我也会提前给学员们打预防针,事先让他们有心理预期,跟我训练会非常累,但坚持下来就会有显而易见的效果。

在运动强度上,我也会鼓励他们,让他们想想锻炼的目的、课程已经过了多久,还有多久。

如果实在觉得强度跟不上,可以适当降阻,但这节课一定要上完!

这样通过一些话术,他们能持续做完35~45分钟。

这样一来,锻炼完成后,不仅我有成就感,学员们自身的成就感更足,这才是保证他们继续上课的根本。

线上直播是一个窗口,能让我向更多的人传递我的想法:训练并不仅是为了瘦、增肌、为了身材牺牲一切,而是让我们在饮食、训练的配合下,获得更健康的人生。

人生的乐趣很多,而训练就是那个让我们可以鱼与熊掌(口腹之欲、形象管理)兼得的工具。

现在我还会经常和我过去的同事交流,但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“不平衡感”了。

相比他们这种靠命好实现财富自由的,现在,我更相信我能够靠自己的能力,达到比他们更高的财富成就。

郭碧婷、李佳航是我的学员

我是如何成为明星们的私人教练的?

小陈 28岁 教练5年

虽然我是学会计出身,但我还是希望能够选择一份自己真正喜欢、愿意为之投入的工作,最后成了一名健身教练。

既然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事情,就要坚持下去,可能正因有这股劲头在,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。

学员因跟我训练很有效果,也愿意跟我上课,很快我就成为了我们健身房的人气教练。

认真是会收获回报的。

前段时间,《爱情公寓》里张伟的扮演者李佳航,让我们店长给他推荐私教。

店长觉得我人气不错、做事也认真,就向他推荐了我,我就这么幸运地也成为了一名艺人教练。

小陈(左)和李佳航的合照

再后来,我还上了综艺节目《明星健身房》,节目组就给我安排了帮郭碧婷训练,也让我给明星们讲一些动作。

我原以为明星大多比较高冷,但去了才发现,他们都挺和善的,而且近距离看比电视上看还要美。

他们做动作时的配合度也很高,拍摄过程非常顺利。

其实我倒不觉得给明星做教练算是什么成就。对教练来说,我需要的就是根据他们的需求、指定合适的训练计划。

其它的,身份也好、名声也好,对我来说并不重要。

今年我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新的挑战——在Keep直播间做健身主播。

直播对我来说,虽然不能面对面接触学员们,但又可以和更多的人沟通和互动。

这样天然就会形成一种一起锻炼的氛围,大家在这种氛围里持续锻炼,给我带来的成就感几乎翻倍。

小陈在Keep上进行智能调阻单车授课

我现在在Keep上做智能调阻单车的课程。当学员们觉得阻力越大、反而越能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
初级选手普遍是调2~5,受过一些训练的会调到10左右。

课上当有一些有经验的学员开始增加阻力后,能增加阻力的也开始自发加阻,大家就会更尽力地去做这个运动。

在我们直播间,厉害的人还会互相PK阻力的大小(当然是在身体可承受的范围内)。每当这时候,我就知道他们被我真正的带动了。

不过,上直播课必须时刻保持精力充沛。如果主播没有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学员也能很快感觉到你不在状态。

所以,做直播以后我对情绪的把控力也增强了。

小陈在家里做瑜伽

我喜欢在直播后看自己和其他教练的课程回放。这样我可以评估自己哪些地方还有不足,争取第二天上课调整过来。

对我来说,能够把每天手头上的事情做好、可以把不足的地方改进、获得一点进步,就很棒了。

做健身教练最忌讳的就是和机器人那样重复机械的锻炼。

在未来,我就希望明天的自己都能比今天做得更好一点,让更多的人对运动产生兴趣,培养出好的运动习惯。

至少,我可以通过线上这个平台,鼓励、带动、和影响越来越多的人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伊朗国家发展基金拨付2.38亿美元用于稳定证券市场

今年以来,在史无前例的财政和钱银影响下,对高风险财物的需求,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溪湖便民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溪湖便民网 X1.0